平庸之恶

麻风病是一种慢性传染病。通过含有麻风杆菌的皮肤或黏膜损害与有破损的健康人皮肤或黏膜的接触所传染,是传统认为麻风传播的重要方式。其次是间接传染,健康者与传染性麻风患者经过一定的传播媒介而受到传染。例如接触传染患者用过的衣物、被褥、手巾、食具等。间接接触传染的可能性很小。

半个世纪多之前的医疗技术当然没有现在这样发达,那时麻风病还不能被完全治愈。但是以上却是在医学上早早就证实了的,即和麻风病人普通的交流、握手等,并不会被传染麻风病。

维多利亚的小说《岛》说的是二十世纪上半叶希腊的斯皮纳龙格岛,拥有二百多人口,是麻风病人的隔离区。由于那时的麻风病相当于绝症并且具有传染性,所以麻风病人必须被强制隔离到这个岛上。

58d80c2c42cf7fb84cf6f32aed5be1f9

书中有这样一件事。斯皮纳龙格对面有个村子。一天,有个男人说看见市长带着自己十岁的儿子去医院检查,怀疑他得了麻风病。这件事马上就被全村人知道了,一天之内反应过度的人们马上就聚集到一起,加上长期酝酿的恐惧嫌恶让人们怒不可遏,有个为首的男人煽动着,声称要洗劫这座岛,迫使政府将隔离区移向别处。

麻风病后期会摧残人的身体,病人可能会肢体腐烂,仪容遭到破坏。但是多数的麻风病人是个正常人一样的。可笑的是,在很多人眼里所有麻风病人都被这疾病摧残的像这些极端病人一样,他们排斥与病人接近。在这个村庄,很多人还对岛上病人身上的芽孢杆菌能通过空气传播到他们家里深信不疑。可是另一方面,岛上的麻风病人自食其力,来自不同地方的病人的努力让岛上的生活越来越好。人们之间流传着的岛上巨富的故事也把一些人逼近强烈地敌对情绪里,特别是在一些贫穷的山区。人们前一分钟还害怕被送到斯皮纳龙格,紧接着转念一想,岛上的人竟比他们过得还舒服,又嫉妒愤恨不已。

这就是所谓的平庸之恶。一些一辈子生活在一个小地方的人,不相信科学,宁相信自己的臆想,对病人持有固执的偏见,伺机伤害别人。平庸与懒惰分不开,自己不愿意思考,对很多未知的东西感到恐惧,很容易轻信谣言。后来发现市长不过是带着儿子去亲戚家探望而已。

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说,如果每一个人都为自己的利益着想,社会就会变好。我不能完全同意这个观点,在某些方面,比如斯皮纳龙格,总不能为了自己的健康一把火烧掉。社会离不开人,我认为人和人之间的尊重是幸福感的一大方面。作为一个有自尊的人,受到别人的尊重和关爱才能有尊严的活着,即使是麻风病人。我想这点是资本主义不能指望的。

如果盲目的追求高尚和善良,好像也不行。「通往地狱的路通常是善意铺就的。」如果一个人总是相信自己所做的事情是高尚的,往往会饱含热情,即使一些事情没有实际的利益,做起来也会很有干劲。这样做起事来,往往不考虑对错,因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很大的成就感。我国的文革,就是一个很好地例子,人们做了很多白费力气的事,当时大家信心满满,付出了很多,却造成了社会的后退。很多时候人们能用畜力的时候偏用人力,美曰「改造」。这种情况,极其容易被煽动,有个人满面激情的讲点什么,指不定这群热血青年会干出什么来。

所以我们要学着聪明一点。追求利益是好的,但是还要有原则。人们总以为辨别是非很简单。经常听说:「小孩子,不懂。」仿佛随着年龄增长,判断力才能逐渐增长。而事实上,我发现增长的只有人们对善良的一点点丢失罢了。有人建议我说:「大学里能入党很了不起了,以后工作有用。」我问他,「可我对党不是很了解。」他说:「反正入党又没有什么坏处,没有用的话放在那里就行了,就现在有时间去考个驾照一样。」

我很震惊。原来党员证在一些人的眼里就和驾照一样,只是能得到更多好处的一张证书而已。由此可见,判断是非对于19岁的青年和四十多岁的成人一样简单。只不过后者经历的更多,更明白如何争取到跟多的利益。

有很多人问:读书有什么好处?答案让他们很伤心,大多数书不能让他们得到更多的薪水。我以前读过一些职业方面的文章,建议人们每月买200元左右的书,叫做「教育投资」。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屁话。买多少钱的书都不能让工资更高,不如每月请领导吃顿饭来的实在。但是我认为,读书可以增长智慧是真的。比如对于麻风病人,只有读过他们的生活,才会体会到他们的艰辛,和对得到尊重的渴望,才能真的从心里尊重他们,得传染病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和所有人一样渴望被尊重。正确地和他们交流不会被传染。

1020980935

对于礼貌,我一直有点特别的理解。我觉得礼貌不是问好,客套之类,而是从心里尊重别人,对方可能做一份薪资不高的工作,但是值得尊敬,就该尊敬。对于偷鸡摸狗之类的勾当,对方穿的再好,你要像看小偷那样的眼神去看他。尊敬和厌恶是从心里而来的,不需要掩饰。虚伪的礼貌,就像艾滋病日某些明星在新闻里抱着艾滋病儿童那样,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谁知道他们的害怕和愚昧呢?谁又知道你心里的想法呢?面前廉价衣着的人,在心里你是不是真的对他有礼貌呢?

内心的想法自己是知道的,很难改变。不尊重一个人,即使你想去尊重,但是固有的偏见让你很难去这样做。「他没钱,有什么好交往的呢?」对于传染病人的恐惧,你想把他们当做正常人看待,也是很难的。但是书可以给我们带来这些,知识上的财富,便是消除这些偏见,有自己的原则。最重要的,明辨是非的能力——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的一种能力。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