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朋友在一起玩游戏

我玩的第一款游戏是FC家用游戏机上的“90坦克”,那时还很小,在姐姐家偷偷地玩。在当时身边有很多某某学习很好但是玩了游戏之后前途尽毁的例子,虽然我并不认为一些没有发展好是因为他们那时候沉迷游戏,但是在家长的眼中,就是这样的。所以游戏在大人眼里就像“潘多拉魔盒”一样,小孩子坚决不能碰。

魂斗罗

我们就偷偷地玩。雪人兄弟,魂斗罗,90坦克,双截龙,忍者神龟……那时的游戏乐趣很单纯,就是过关,看到新的东西。对于新世界的好奇是我们玩下去的主要动力——你用一件兵器很长时间,或者在同一个地方呆得久了,就想看看新的东西是什么样子。看见我们的主角拿着一件不一样的东西在粗糙的FC红白界面上跳来跳去,是很让人兴奋的。过关也是,FC游戏卡大多都 没有保存的功能,所以有很多时候,我们会玩同一关很长时间,即使到boos的时候死了,也要从头再来玩。那时的耐心对现在来说真是不可思议,魂斗罗1代第6关有一个地方很难跳,我们可以几十遍几十遍的跳;松鼠大战一次又一次地玩才通一次关;冒险岛死了一次就只能从头开始玩,记不清“start”了多少次了。虽然依然有很多游戏我们玩到某个地方再也玩不下去,但是一旦有一个卡了很长时间的地方过了,那种感觉是溢于言表的。

那时候玩游戏,对剧情特别在意。有一种特别大的卡,是我最早接触的RPG游戏,比如重装机兵,口袋妖怪,哪吒三太子这些,这种卡带电池,可以保存进度。对于这些游戏装备的了解还有剧情,人物等等亦是我们的一大乐趣,我们会想探索地图的每一个地方,做每一个任务,看看会什么不同。直到现在,玩的游戏有一些几乎不可能探索完的大地图,或者有一些剧情被我忽略了,还都会有些不自在。

有时候,我们喜欢在一旁看别人玩,并且担任他们的参谋。这种乐趣并不亚于自己亲身体验游戏,但是自己却真的不想玩,会觉得这个游戏玩起来很难,但是给player建议却很简单。他挂了你和他一块叹息,过关了一起开心。这种感觉,没在玩家的旁白坐过,很难体会到。

渐渐地,电脑开始普及。FC,世嘉的那些游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CS和红色警戒算是一个里程碑,我们由此开始接触了PC端的游戏。我第一次选中一个小人,发现可以让他向给各个方向移动,甚至可以进入建筑的时候,甚是惊讶——这个世界太大了。我们之前游戏机上那些,根本不值得一提。而且,PC上的游戏还有更神奇的功能——联机。我们可以一起玩CS,红色警戒,不同的屏幕。在这上面,依然有那种跟朋友一起游戏的乐趣。

互联网发展的真快。不久之后我就接触到了网络游戏,一个更大的世界。有那么大的地图,那么多人,那么多的对话和剧情,这些信息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在这种游戏里接触的都是不认识的玩家,不知道他们的性格,这样很刺激,也让人无所适从。所以我一直没有玩过一款网络游戏,不喜欢那种用不同颜色来处理了的海量的信息。

科技的发展也让我们接触了用先进的引擎的更真实的游戏。有一段时间特别沉迷FPS游戏,使命召唤,重返德军总部,叛逆连队等等,爱不释手。那时依然有看剧情的习惯,这些游戏的剧情也特别优秀,像电影一样。但从那时起,玩游戏的时候基本上就一个人了。打出一记需要运气和技术结合的非常完美的一击,或是过了某个卡住自己已久的关卡,特别想与人分享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旁边并没有人。也有时候我们会把它上传到社交网络上,可还是会感到空虚,没意思。

没有人知道我刚刚有多么酷炫

好在我们又发现了“求生之路”,能和队友联机的FPS,我们在网吧里,拿着冲锋枪,电锯,炸弹挥向僵尸,玩的酣畅淋漓,胜利是四个人的,在队伍中感受到的压力也很小,不像单人游戏,你得靠自己。

求生之路,玩着玩着我们就毕业了。大家在不同地方,忙不同的事情,也很少有机会在一块打打游戏了。现在,我们没有大人管着,想玩多少玩多少,但我却没有玩点什么的欲望了,渐渐对曾经钟爱的一些游戏失去了兴趣。有时候,我看到一些游戏,愚蠢到让玩家“点这里,点这里,然后点这里,给经验,升级”这种毫无游戏乐趣的动作,感到非常吃惊,这游戏有毛意思啊!

然后,我就在想当初迷的是什么。

对了,是朋友。我们玩的不仅仅是游戏 而已。这是我们的一个世界,我们可以随心所欲讨论的一个话题。可以通过自己的技术来证明自己,游戏让我们一起欢呼的时候增进了我们的感情。当我们齐心协力面对僵尸和怪物的时候,我们绝对是一条心的。我们的生死关系到朋友的生死,朋友的胜利就是我们的胜利。我们也可以在虚拟的竞技场上比试一番,不伤感情。

所以,我非常理解Dota这样的游戏在现在这么流行,我们又和朋友一起玩游戏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