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暑假打工记

一放假我就迫不接待的想工作了,六月十五号,迫不及待的入职。七月下旬就一点也不喜欢这工作了,迫不及待的想走,八月十五号离职。正好干了两个月整。第一次这么近的接触这个社会,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见到了市井的一些事,也改变了自己以前的一些偏见。

   首先,社会肯定和学校不一样。象牙塔里大家学习为主,花的不是自己的钱,涉及不到什么利益,人际关系很好处理。但是在店里,就是赚钱为主了,所以也就有勾心斗角的人。

  老杨每次卖货的时候都跟顾客扯“我卖货最实在了”听着就恶心。老杨是个彻彻底底的小市民,店里搞活动的时候,往台下扔奖品,她换了工装去抢;因为弄错了手机的价格杀开了二十块钱,她嘀嘀咕咕说了一上午……是点便宜就赚。所以在看《中国合伙人》的时候,里面有个老太太跟孟晓俊说:“她一辈子都会呆在这个店里,而你,会走得更远”的时候,感触特别深。

   我一开始就应该了解郭姐这个人,可是我没有。刚来的时候,一个同学知道我在这里上班,来找我买,郭姐眼红。店长看了单子是郭姐开的,问我,那不是你同学吗。我说,是。店长说:那怎么她开了?我不说话,店长说改过来。我说算了,因为我怕事儿。店长说不行,你知道为什么有很多人来这一行做一两个月就干不下去了。于是改了。心里还觉得挺对不起她的,当时也闹僵了,一直不说话。第二天晚上我又卖出一台,她竟然过来笑嘻嘻的跟我说这台开给我吧,我给你钱。

   现在店长说的话我一点都不信。我都不知道她会不会笑。店长最喜欢挣熟人的钱了。知道了是我的同学,店长就往外拿清库机重点机。来找店长的熟人也都买了些提成高的机器。店长说的很好听,但实际上并没有给人家优惠。一切以赚钱为主,店长的眼神,店长的笑容,店长一贯的套近乎的口气,让我不止一次的想:店长有朋友吗?

   一开始来的时候,挺怕芳姐的。因为芳姐看起来像个老油子。芳姐说话很快,无论说什么,听起来都有些激动。听起来有点不可靠的感觉。但是临走时,我最不舍得的人,就是芳姐。芳姐很照顾新来的同事。我犯了错,她的话像枪子儿一样打在我身上。芳姐会跟我拉家常,谈买衣服,谈网购。芳姐还会装嫩。辞职后离职前几天里,她让我感觉上这班还有点意思。

   总之,看到这社会上那么多的拜金主义,也看到有善良的人。不管多少,我相信真善美才是主旋律。越是了解了这社会上利益至上,越像坚持我一开始来的时候那种单纯。卖给熟人,我会把节省他们的钱当成节省自己的钱。我想信店长不会懂我跟我朋友的那种感情,他也不会有。这些,是钱买不到的。

   工作这两个月,我变了,我也没变。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