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的另一种态度

上大学时令人兴奋的一件事情。从小到大就听见人们谈论着上大学是多么的轻松,是一种彻底的解放。开学前几天就比较焦躁,无所事事,盼望开学。终于等到的大学就像iPhone5c/5s/ios7的发布会一样令人失望。

   不出所料的,所有的老师都一本正经的对我们说大学依旧要好好学习,但是但到了那些学分考核制度,有一种应试教育下为了考试而学习的似曾相识的压力。很遗憾,我们所说的大学,依旧是以考试以成绩为考核目标,以做题为手段,平时是很轻松但是考前需要突击的一种模式。一般的四年下来,大家的考试都合了格,成了“国家需要的人才”,是的,国家需要这样的人才,我们的国家,需要。顺从,忍受,听话,完成任务,保质保量。这也正是我们这个泱泱大国在科学在技术方面没有拿到诺贝尔奖的原因——我们的教育很操蛋。

   我周围的同学,有的来自城市,父母没有傲人的学历就顺着大流让孩子学这学那,考试必须靠前,学习必须努力,他们问的是分数,却从来没有问过他们的孩子:你喜欢吗?有的来自富裕的家庭,出来的典型的娇生惯养,我看到有外地学生的父母连着几天天天来学校做给孩子整理内务之类的问题,要知道我的一个同学室自己山东跑到南昌来求学,我爸把我送到的当天我也是带他在学校转了转就让他老人家走了。有的来自农村,家里从小到大给他灌输上大学改变命运出人头地的思想,苦苦努力最后终于考上大学,在大学里的他们,不善与人交往,要么觉得得到了理所应当的解放沉迷游戏、电子书,要么便依旧沿袭初中高中的学习方法在各类考试中名列前茅。这些同学,在家长眼里都是“三好学生”,但实际上,他们都有一个致命的共同缺点——迷茫。没有方向,没有目标,没有理想——可以说得上是理想的东西。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有人说考个什么什么证好,就去考;有人说参加个学生会好就去参加;家里人说你看谁谁在大学就加入了党员,加入了党员待遇好于是就挤破头的想入党。但是仍然会感到不安,听别人说的话,不知道自己走的是怎样一条路。学习对他们来说从来都是一种负担。要打分就有压力。是啊,这不全怪他们,就好像如果你原来喜欢一件事,但是出来一个人说你去做这件事,我给你一百块,于是这件事情就变了味。我们的教育从来都是把学生的分数放在一起比一比,谁的高,谁就更优秀。于是,我们的同学都忘记了为什么来学习。为了好找工作,为了将来的生活,为了过上别人羡慕的生活,为了出人头地,为了满足爸妈的愿望,为了成功,等等,你告诉我什么是成功? 这就是大众对于学习的态度。 原以为大学是需要选专业,而且12年教育以来我们都在为不喜欢的事情学习现在终于可以选择大家可以选择自己喜欢,我错了。喜欢有什么用?你不考虑找工作了?你不考虑将来的发展了?这是我们所听到的话,呵呵。

   但是学习,可以有另一种态度,我可能无法说清。对于真理应该有一种叫偶那个宗教徒的热情,它神圣并且给人们对世界更好的认识以及更好的生活,但是不允许功利性的东西来玷污。因为喜欢一个东西,想要更好的了解它,所以你去学习,想尽办法的学习,后来你对它更加熟悉,学的越多,知道了更多需要学习的方面,于是你更加求知若渴。懂得越多,便越发的认识到自己的无知。这是一个良性的过程。好奇,求知,孜孜不倦。我们因为好奇便更想去学习。想知道公交车自动报站是怎么实现的,想知道碘盐能不能防辐射,想知道世界末日是不是真的,想知道地球之外到底会不会有生命,这是一种精神。一个大学生,一个学者应有的精神。而这种精神在应试教育的十几年下来,很难不被磨灭,我们的学生在做题,背答案,考试,为了分数,证书,比赛,成果来学;我们的教授为了更高的职称去培养更有希望在竞赛中拿奖的同学,让自己带的人在考试中去得更好的成绩。这不一样。功利性的学术环境下,出来的是大把大把的论文,成群结队的硕士博士,我们可以说我们天朝的论文数量位居世界前列,但是我们真正说得上创新的东西,捉襟见肘。学校,就像一个工厂。民国时期学者都很有骨气,学术十分繁荣且宽容,南开的一名教授就可以给在物理试卷上题词的同学60分——“卷虽白卷,词却好词,人各有志,给分六十。” 古代。我们的史官不顾威逼利诱记下强豪杀人事实被害,做史官的兄弟拿起笔如实记下,被害。于是父亲来记,被害。十里之外的史官拿着史书匆匆跑来——“我怕历史被篡改,特来记录”。而今天,我们已经看不到这种学术界宽容,忠实,认真,繁荣的氛围。千万不要把学术腐败看做司空见惯,这可是危险的信号。

   这种态度来学习其实并不容易,就像你本不信基督,但是你觉得很酷你想成为一个基督徒,你跟别人说你信基督。这没用的,信不信你自己知道。为了什么来到大学你自己也知道。学党章想入党你是为了什么你自己知道。当社会上的人这样谈论:入党好啊,你看他大学就入党,入党待遇优厚……的时候,我们的政党已经失去了民众的信任,人们对他束手无策,却还怀着从中分一杯羹的心思。同时,明知道这种操蛋的应试教育不好,人们依然在拼命地想考出高分,也是这个道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