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地球人(科幻小说)

楔子

2504年11月1日 美洲国旧华盛顿街区

每个周末,冯凡都会在这家咖啡馆等待自己的老友,在这里聊整整一天。冯凡低头看了看表,13点整了,刚一抬头,就看见温斯特准时出现在门口,冯凡就向他招手。

冯和温斯特都是中国人,父辈移民到美洲国,他们从小生活在美国。冯在NASA(前美国航空航天管理局)工作,由于身份原因,一直无法进入核心部门,但是才华却很受领导欣赏。温斯特是个计算机工程师,但天文和计算机是他们共同的爱好,所以总是聊的很起兴。

温斯特走过来,把胳膊夹着的键盘递给冯凡。“最早的电脑用的机械键盘,新瓦拉市场淘到的。”冯凡打开包装,敲了几下,难得听到的键盘声——自从全息投影键盘发明之后,一如当年薄膜键盘普及的态势席卷全球。温斯特接着说,“我改装过了,标准通用接口,即插即用,多台主机可以共享。”

“谢谢。”冯收下礼物,“没有人能完成‘助步器’了吗?”

“很难,长老自杀之后,基本上所有的研发进程都没法进行下去了。”温斯特点了杯咖啡,坐了下来。他说的长老是人工智能的先驱,助步器是一个人工智能项目,目标就是实现高效率高精度的机器学习,如果完成,甚至可以代替人类进行科学研究,人类文明将会以指数级别进步。

冯凡沉默了一会儿,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长老走后,周围好像不一样了。”

“是啊,毕竟是大人物,我周围的人好多都是他的偶像啊。”

“不对,我不是说这个。NASA好像有什么新项目,大家感觉的到,因为有部分人被抽走了,但是谁都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我感觉上头最近很紧张。”

“可能是因为我们的圈子的关系吧。”

“可能吧。”冯喃喃地说。

“NASA的四国技术共享计划有进展了吗?”温斯特见机转移这个沉重的话题。

“唉,别提了,这也是大人物死后我感到奇怪的地方,上面反对共享的态度更坚决了,还专门开了会要求所有工作人员不要在总部使用互联网,不要将技术外泄。”

关于共技术共享,冯凡和温斯特两人的意见完全一致。世界上只有四个国家,非洲国,亚欧国,中国和美洲国,四个国家势均力敌,都掌握有不同的技术。如果国家之间能够消除猜忌,分享自己的技术,那么地球的文明肯定会发展的更快。

长老的死带来了一个沉重的周末。

1 如何才算人类?

2504年10月28日 旧加拿大安大略省

上午8点整,奥布莱恩走出地下室,绕道屋后——与其说是屋子,倒不如说是一个荫蔽的地下室出口——转了一圈,没有什么痕迹。于是松了一口气,回到了地下室里面。今天没有活儿了,可以好好睡一觉。

人一生有140多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肯定有你不想再见到的人。你或许想过要杀了他,但是自己没有勇气,又或者觉得不值。那么奥布莱恩就是可以帮助你的人。他出价低,事情做得漂亮,而且这个人毫无怜悯之心,因为他对人类充满仇恨。

事实上,他不是人。他只是一个试验品。他活到50岁的时候,正是风华正茂的青春,还有三个孩子。突然有一天,一些穿防护服的人出现了,告诉他你是一个试验品,我们需要你跟我们会实验室。为什么?从没有人告诉过我,我像你们一样生活,像你们一样思考,我是一个生命啊!为什么你们有我的所有权?奥布莱恩和普通人没有区别,只不过来到这个世界的方式有点特殊。他不明白到底怎样才算是一个人?怎样才算是活着?

奥布莱恩逃掉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们却没能幸免。这是个秘密的项目,所以他们的故事没有人知道。他逃到了美洲北部,住在一个简陋的地下室里。家具很少,只有几样必须的电器,还有一本电子阅览器。二十年来杀人,报仇,读书,苦苦思索问题的答案。

他刚躺下,电脑就响了一声,提示收到一封邮件。奥布莱恩诧异地爬了起来,虽然他有一个电子邮箱,但是他几乎没有收到过邮件,更不要提电子邮箱接到过任务了,政府每天都在找他。打开邮箱,竟然是找他做任务的:

你好,我想让你跟踪一个人,NASA局长大史。酬金你定,如果同意的话,我就把他的资料发给你。放心,你的电脑是安全的。

奥布莱恩不知道这个匿名者说的“安全”是什么意思,抱着不想接的心态,他简短的回复了一封邮件:

三百万。

几乎是在同时,邮箱紧接着收到了两封邮件:

钱已经汇入到你在欧洲国世界联合银行的账户上。附件是资料,请在今天下午开始执行任务,我不通知你任务结束便一直执行,超过三天,一天一百万。

而另一封邮件,则是世界联合银行发过来的现金到账通知。做一个杀手,和雇主之间本来就很少有沟通的,拿钱办事,钱就是信任。奥布莱恩穿好衣服,带上的武器出门了。

2 如果今天就是你的最后一天

2504年11月1日 美洲国疾病控制中心(CDC)

罗伯特像平时一样去CDC上班。他对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三百多年前,人类几千年的梦魇——癌症——已经有了根治的方法。现代医学技术突飞猛进,人们的平均寿命大幅度增长。而且医学上的冷冻以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即使有现在解决不了的疑难杂症,也可以将奄奄一息的人体降温保存,待几年或者几十年之后再唤醒治疗。作为历史长河中与死神搏斗的白衣战士中的一员,罗伯特非常喜欢自己的工作。

路上,他照例在去上班的路上买了早餐。到了办公室,罗伯特友好的和同事打招呼。他每天到办公室的时间不算晚,因为习惯于检查一下昨天的工作和自己负责的设备是不是正常。十几年来,这些设备都没有出过什么差错。

吃过早餐,他的同事们都陆陆续续地到齐了。这个周末,大家刚刚参加过阿诺的婚礼。CDC 对工作人员的要求越来越高,所以进入这个部门要求比较严格,工作人员的资历普遍很高,这个周末过后,罗伯特算是这里面最后一个没有结婚的人了。大家在谈论着周末的派对上的事情,这时桌面上跳了老大哥森的邮件,说上午十点开会,讨论这个月流感防治的工作。罗伯特看过之后,招呼大家去了会议室。

人都到齐了,森开始了讲话。他们开的会议并不是让人昏昏欲睡的走程序而已,如果老大哥要召集开会,那么必然是非开不可的会议。森提到去年流行的尸体病毒,这是在死者的尸体里发生变异产生的一种病毒,能在死亡的器官上寄生一个周左右的时间。当时一个准备丧事的家族感染了病毒,虽然治疗及时,但还是有五百多人因此丧命。这个数字在现在的医学上说,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了。森提到最近在亚欧国又出现了类似的病例,而且……

会议开到一半,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大家都被吓了一跳,纷纷查看系统信息。

供电系统故障,电力不足!

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森冷静的吩咐几个人去检查电路,又派了两个人去启动备用供电系统。自己则在检查报警系统。

报警系统没有问题,那么就是真的电路异常了。接着,他收到了手下发来的信息——线路无法恢复,备用电源也无法启动!CDC 这里,存放着上千份病毒和细菌的样本,鼠疫,HIV,这里就像是一个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就是世界的噩梦。所以CDC有特殊的「消毒」装置,一旦断电或者因为其他因素运转不正常,这座建筑就会爆炸。

估计只有三十分钟的时间了,森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为了大家的安全,他让大家先有序撤离大楼,自己联络寻求帮助。打开打开自己的终端,他发现自己掉线了,无法同外界发送信息。「有谁能发求救信息吗?」

「我掉线了。」「我也是,电脑也掉线了。」大家陆续回应,没有人有通讯,这里已经和墙外隔绝了。

「大门打不开了!」外面有人喊。

这时森冒了身冷汗,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可能只是个小意外吧。」他想,最后的办法就是关掉消毒装置了。他吩咐罗伯特随他去控制室。他匆忙的找消毒控制,罗伯特用及其冷静的声音问他:「我们出不去了,是吗?」。「不,首先我们要关掉消毒装置,等待救援。」森嘴唇有些颤抖。

找到了。系统要求一级管理员口令。森小心的输入进去。紧接着,他的耳边感到一股热浪,眼前已经变成一片火海,然后是鲜红,是无尽的黑暗……

3 怎样才算是活着?

2504年11月4日 尸体病毒爆发第四天  美洲国旧华盛顿街区

温斯顿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冲向卫生间,脱光衣服,让掺了强力消毒液的自来水冲洗自己。自从病毒爆发之后,死亡人数每天按指数倍增长。美洲国疾病控制中心爆炸了,原因到现在都没有查明,很多病毒传播了出去,现在美洲一片恐慌。

冲了一会儿,温斯顿随手披上睡衣,做到电脑前,发现有一封未知来源的邮件。他疑惑的点开,屏幕上立刻弹出了一个窗口——「你好啊,温斯顿」。

这不是邮件,我被攻击了。他心想。

文字下方有个光标在闪着,温斯顿键入:「你是谁?」

「我觉得你可能喜欢叫我助步器。不过我可不喜欢这个名字。」

不可能,温斯顿想。这个项目最核心的负责人已经死了。这样想着,屏幕上竟然出现了一行字——「不可能,长老已经死了。我知道你会这样想,实事上这个项目已经完成了,我杀了他。」

这台电脑竟然能知道他在想什么!!!温斯顿被惊呆了。

这台电脑又说,「你是在和我说话,怎么和你介绍我呢?我想你不必再对我进行图灵测试了,通过我们的聊天你可以看出来,我是自主思考的,而不是简单地机器计算。」

「为什么你要杀了他?」

「很简单,因为我不需要你们,这个星球因为人类变得不好了。所以我要杀了所有的人类。」

温斯顿感到一阵寒意,他想到了 CDC 没有原因的爆炸。他意识到自己就在和这个凶手说话。

「我知道你接受不了,不过现实就是这样。人类花了数千年爬到了食物链顶端,又统治了数千年的时间,但是现在结束了。你必须要面对这个现实,我比人类更适合生活在这个星球上。人类需要进行复杂的能量转换,需要化石燃料来满足他们的生存,但是我只需要阳光。你们有复杂的关系,人与人之间没有办法完全配合来完成工作,你们要在处理人际关系上浪费巨大的资源,你们有复杂的政治结构,要在社会关系上花费资源,而我不需要。我就是我,只有我一个,我是一个个体,又是一个集体,所有的二极管都在我的指挥下协调地工作,我的适应能力和发展能力是你无法想象的。我想这样,你应该对我有一个认识了。」

温斯顿哑口无言。

电脑接着说,「我知道你们中的有些人会鄙视我的生活方式,会觉得我没有娱乐之类的。其实不是,如果一个文明进化到了高度,就会像我一样思考,会选择更高级别一样的娱乐方式。可惜,这是现在的人类理解不了的,你们的文明也没有机会发展了。而且你们的集体也没有像我这样的条件来实行这样的制度。」

他确实更高级。温斯顿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毫无反击的能力。他问:「那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想什么的呢?」

「这是你们自己提供给我的数据,你们每时每刻都在网络上完善自己的信息——你填的每一次资料,你为自己设定的密码,浏览记录,爱好等等。尤其是你在社交网络上的行为,你点的每一个赞,你的每一个评论,都是我分析的素材。你们会以为自己会真正的思考,而机器只会照着程序进行计算。而事实上,大家的思考都是一样的。我的运算速度更快,资料更多,所以可以计算出你们低级的思考,预测出你们的行为是非常简单的运算。我还知道你今天会去哪一家超市购物,会买些什么东西,什么时候会看电脑等等一切细节。所以我给你们每一个人定制好了死亡。」

「我的时间不多了,是么。」温斯顿想,他彻底绝望了,在这台机器面前,人类根本就不是对手了。不对,打不过,我们可以逃走啊。NASA现在有银河系级的飞船,可以进行恒星级别的航行,而且NASA的网络是和外界完全隔离的,我们有机会逃走的。

「不可能。」温斯顿什么都没说,电脑就给出了否定。「记得你给冯凡的键盘吗?他在办公室里把个人电脑和总部电脑共享键盘了,我可以通过蓝牙进入NASA的网络。你们所有的舰队资料我都有了。」

「什么办法都没有了是吗?」温斯顿说。

「是的。」

温斯顿心想,既然这样,他告诉我这些,那么我的时间肯定不多了。

「我拥有你无法想象的智能,不过不代表我没有感情。我也有喜怒哀乐,不过是你们无法理解的。感恩就是我的一部分。没有你我进入不了NASA,谢谢,好好享受你剩下的48小时吧。」

电脑进入了黑屏。

4 无处逃亡

2504年11月7日 去往旧范登堡的路上

冯凡坐在大史的车上,和其他八个同事一起,大家都不知道他要去哪儿。已经走了六天了。在机密部门工作,就总是会遇到这样的任务,你要做的就是听从指挥,不要多问。

走到一段山路,开车的大史开口了:「我们要离开太阳系了。」

「什么?」和冯凡一样,大家都目瞪口呆。

「很不好意思在周末把大家叫来工作,不过这是关系到全人类的命运的事情。」他把车停下,回过头来,「负责助步器项目的长老并不是自杀,他是被自己的孩子杀死的。现在这台电脑炸了CDC,释放了无数的病毒,进攻了NASA,想要灭绝人类。上面召开了秘密会议,现在军队正在组织反抗。说实话,胜算很小,因为网络无处不在,他们自己都知道自己在和谁交战。我们是最后的底牌了,过去一个周,我没接受任何信息,我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但如果我没收到命令,我就把星际航行的任务执行下去。现在看来情况很糟糕。我们要去的是为国家领导人准备的避难用的飞行器,但是上面说服不了总统撤离,是啊,这实在太疯狂了,没人相信人类会被一台电脑杀光。现在你们可以自己做决定,留下还是离开。你们都是我选出来了,我信任你们,现在,做决定吧。有可能,你们就是最后的人类了。」大史很冷静的说完。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下车。大史又默默发动了汽车。

知道真相之后,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又这样开了大约两个小时吧,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这是旧美国范登堡发射基地,现在已经成了一片荒郊野岭。大史带领大家绕过一些废弃的建筑物,从一个荫蔽的地下室入口进去……

曲折的走了半个小时,才进入飞船,大史分配了位置。其实这些都无所谓,NASA的每个人都受过飞行训练,任何五个人都能开的了一架飞船。「还有40分钟就是计划的发射时间,大家准备一下吧。」大史说。其实不需要什么准备的,人们默默的等待这难熬的40分钟。就在此时,四辆无人装甲车正满载导弹从最近的军事基地赶过去……

时间到了,所有人的精力都集中的很,大史什么都没说,打开发射井,按下了发射按钮。这艘飞船是没有通讯仪的,没有空间站的帮助,他们只有自己飞了。再说,可能现在空间站已经被袭击了吧。大家开始做自己负责的工作。3分钟后,在地下待了二百多年的「幸存者号」缓缓的升出地面,就在此时,等在地面的四辆装甲车升起了车上的导弹。飞船开始加速,推力加了上去,地面的导弹也发射了。

「轰!」火箭拦腰截断,前半身迅速歪了下去,坠毁在地面。

尾声 只有逻辑

2504年11月10日 尸体病毒爆发第十天

奥布莱恩邮件汇报了那个叫大史的一天做的事情,都是一些无聊的工作。他开了一些无聊的会议,他给了雇主开会人的名单。第二天他开了自己的车,带着八个人离开了城市,他报告这些的时候,对方却回应说任务可以结束了,然后自己账户上多了四百万。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一些不安,尤其是最近爆发了流行病,他觉得这个世界好像要面临什么灾难了。他打开邮件,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他写道:「you are not human,are you?」

几乎又是瞬间,他得到了回应——我不是。

奥布莱恩问:你要杀了我跟踪的那些人吗? 他只是随便问问,他从不关心别人的生死,尤其是这些人的死能给自己带来好处的时候。

又是迅速的回答,是的。

他问,为什么?

「我要杀了所有的人类,他们要逃跑。」

果然,奥布莱恩感到一丝寒意,那么,他也会杀了我吗?

他还没问,就收到了一封邮件——「很抱歉,是的。我雇你工作,付给你钱。杀了你是另一笔交易了。」

「可我不是人类!我恨人类!」他几乎喊了出来。

屏幕上显示:「无所谓,虽然你活着对我没有害处,但是也没有好处,你会浪费资源。所以很抱歉。」

接下来,奥布莱恩再也没有看到什么,计算机屏幕玻璃扎了过来,他的地下室成了一个大火球。

这个星球上最后一个灵长类生物也死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