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不是我们的

汉斯把车开得飞快,希望能找一个地方静一静。最近的事情可是乱的要命,罗伯项目正式宣告失败、两位好友兼创始人的离世、下一个计划的迷茫让他心力憔悴。

   车停在了半山腰上,前面还有一块路就到了他的实验室,这是他和路德维格、埃德温开创“罗伯”项目的地方。他回忆起当时三人的雄心勃勃,以及对于人工智能的无限憧憬……

   汉斯是在大学时代萌生了“从另一个角度实现人工智能”的想法的。因为我们做的人工智能从来都不是真正的智能。我们仅仅是通过各种复杂的算法,依靠后台庞大的数据库,让计算机对数据进行分析,通过算法得出结论。所以,我们的人工智能所作出的“决定”归根结底还是依靠计算来得出来的,是一种“伪智能”。比如,我们所制作的机器人在看到一个人在街上摔倒,那么“一个人摔倒了”这个信息就会马上进入到它的数据库来进行分析,得到很多种对于这一事件可行的动作,然后科学计算出每一个选择所导致的后果并对此进行评估。最后,他得出了一个最佳的并且不违背阿西莫夫机器人三原则的反应:去把那个人扶起来。当然,以上处理过程的时间对于现在“太”级速度来说基本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但是,这样的人工智能其实还是计算,你让他随机的选择A或者B 都非常困难。这种人工智能没有智慧,没有真正的思考,没有感情。

   想到这样的人工智能人们也能耗费如此之久的时间来研究,汉斯不禁一笑。他来到实验室门口,通过DNA身份识别打开了防护门。进入到实验室,看到这里的每一处都能让他想起三人在白手起家之初野心勃勃的样子,那时的他们多好啊,相信人类的力量,对科学充满崇敬之情,对他们的项目充满了憧憬。然而,这一切想法在项目测试结束之后都改变了,连同他们的生活,他们的人生观,都彻底的改变了。

   那怎么样才可以实现真正的人工智能呢?汉斯想:能像人类一样思考的机器才称得上智能,真正理解人的语言,有感情,会学习,会犯错。这样,机器就会更加聪明,对人类的服务会更贴心,甚至可以用来让它们自主的做科学研究,为人类造福。“像人类一样思考”,于是,他想到了制作“人工神经网络”,用这些半导体形成的电路来模仿人类的思考方式,让他们自主的思考!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他激动的找到自己的好友路德维格、埃德温,告诉他们自己的点子。三人一拍即合,马上在网上发布并寻求支持者。很快的,他们聚集了一些对人工智能的狂热者和赞助商,在一个山腰建造了一座实验室,开始了他们的研究计划。狂热者们对汉斯的想法无比佩服,他们中的大多都坚信这个项目会成功,坚信自己正在打开一个美好未来的大门……

  

   汉斯穿过走廊,来到了自己的私人实验室。曾经三人共事的地方,如今只能自己来到这里。汉斯,路德维格和埃德温并不喜欢在公共实验室工作,三人总是在这里解决一些技术上的难题。很多人猜测他们这是为了保密核心技术,因为谁都知道,这个项目一旦成功将会带来多大财富,但是大家并不介意,毕竟,能加入这么一个伟大的项目改变世界,所有人都已经很满足了。汉斯在自己的位置坐下,从文件夹里拿出一瓶烈酒,自酌自饮起来。

   当初,罗伯制作完成的时候,他们也是拿这种酒来庆祝的。在罗伯项目正式启动四年之后,一个采用“人工神经网络”制成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正式走出了实验室,罗伯抬头看了看大家,说了声“你们好”,全场沸腾了!香槟喷洒的到处都是,大家欢呼,庆祝。同时,汉斯给大家介绍了一位新的合作伙伴——瓦力,瓦力当场向大家表示如果罗伯通过图灵测试,将当场投资两千万来将人工智能首先应用于自己的航空公司。接着,又是欢呼……

   对罗伯的测试开始了。测试依然采用的“图灵判断方法”——让来自各行业的志愿者对黑屋子里面的机器与人提出问题,如果测试者不能分辨出那个是机器,那个是人,那么这台机器便是通过了图灵测试。当然,测试环节还是主要由瓦力负责。瓦力对志愿者进行了非常专业的指导。对跟机器人一起在黑箱里的志愿者也给出了许多回答技巧。大家对罗伯提出的问题各式各样:“你喜欢吃什么水果?” “你曾经的工作是什么?对于未来你有什么打算?” “你还剩下多少电量?”…… 

   为期九天的测试结束了,结果显示罗伯32.6%的回答骗过了测试人。超过了图灵所要求的30%,显然汉斯通过了测试。大家都在等待瓦力宣布项目的成功。可瓦力却要求对罗伯进行亲自测试。这让汉斯一惊。瓦力走到测试黑箱前,志愿者帮他设定好了程序。瓦力开始提问。

   “34957加70764等于多少?”

   (停30秒后)“105721”

   “你喜欢下国际象棋吗?”

   “是的”

   “我在我的K1处有棋子K;你仅在K6处有棋子K,在R1处有棋子R。轮到你走,你应该下那步棋?”

   (停15秒钟后)“棋子R走到R8处,将军!”

   “你喜欢下国际象棋吗?”

   “是的”

   “你喜欢下国际象棋吗?”

   “是的”

   汉斯感到一丝寒意,回头看看两位好友,他们也都目瞪口呆。瓦力站了起来,朝他们微微一笑,转身对大家说:“罗伯项目——失败了。” 很显然,如果是人类的思考方式,罗伯会说“是的,你不是已经问过一边了吗?” “烦不烦,你都已经问过三遍了”。实验室里顿时变得压抑,像是人们心中的神遭到了亵渎……

   就已经喝了一半,汉斯却丝毫没有醉意。他在想人类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们有什么与众不同?是名字吗?不,你可以取这个名字,他也可以,人人可以。是外貌吗?不,现在克隆技术已经可以造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你,然后再把你的思想注入到克隆人……等等,思想,但如果有一个长相、思想跟你一模一样的你呢?那你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我们为什么活着?

   是的,这些问题已经迫不及待需要我们去思考的。因为,罗伯计划是成功的。罗伯并不是这个项目的产物,瓦力才是。瓦力跟志愿者们共事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人察觉出来,并且他提出具有针对性的问题来测试罗伯,应经显示出这个项目有多么成功。令汉斯没有想到的是,“人工神经网络”竟会有如此的“智能”,理论上讲按照一个人的神经完全复制,那么制作一个完全相同的人是可行的。所以,我们存在的意义何在?

   人类的智力有限,但是机器一旦有了感情他们会利用半岛体以指数速度爆炸式的发展,这些金属不再是破铜烂铁,而是会思考的与我们平等的——“硅基生命”。他们会利用他们现有的工具来制作技术含量更高的工具,人类从石器时代过渡到现在的文明用了八千年,对于硅基生命来说这样的过度仅仅需要几天的时间。这是非常可怕的,因为他们会思考。一旦他们认识到(并且,他们会相当快的认识到)人类阻碍了他们的发展时,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清除掉阻碍。艾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原则也是可以修改的。路德维格、埃德温已经放弃了挣扎,克隆技术曾经禁止如今还是投入到了应用,他们即使把手上的人工神经网络销毁,以后还是会有人研究出来。上帝啊,你创造了人类,却又为什么让人类如此脆弱???

   汉斯喝下最后一杯酒,从抽屉拿出一把左轮。很明显了,未来不是我们的。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