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信涛身边的黑客

赖 信涛不知道,他那个话不多的室友,竟然是个大黑客。这个平时窝在宿舍里看《万万没想到》的家伙,竟然是 DDOS 的始作俑者。在网上人们叫他“白袍道长”,他非常擅长找肉鸡,干的坏事有成百上千次了吧,几年前谷歌不响应的几个小时,罪魁祸首就是他!到现在,如果有查 不出来源头的 DDOS 攻击,人们还以为是他干的。不过据说他现在不干这种事了,让人家的服务器瘫痪,对自己也没啥好处,有时候人家出钱让他攻击对手,他也不干,本来嘛,以前就 是为了好玩,也不为钱,他自己也不喜欢这种得来的钱。

赖 信涛不知道,他隔壁的胖子,那头每次借水卡洗澡都要花四块钱的胖子,其实也是个黑客。他会拦截无线网络 ,无论是 WEP 还是 WPA2加密,在他眼里都和透明的一样,通过无线发送和接收的信息,他都能轻易的拦截。当年他就是通过把一个 WiFi 的欢迎界面改了,向她女朋友表白的。不过他现在也很少拦截 WiFi 了,一来已经有了女朋友,对漂亮妹子的世界没有兴趣了;二来他也不喜欢被巨大的信息丫的喘不过气来。当然,他也可以通过无线操作你的支付宝,不过放心,他 不会这么做,因为他觉得一个地方的钱多了,另一个地方肯定少了,这种不会创造财富的工作,他没有兴趣。

身边的黑客

赖 信涛不知道,他的辅导员,那个一共没见过几次面的女导员,对密码有特殊的感觉。一开始呢,她看见别人输的***,听声音就知道输的什么,后来不用听,看一 眼就知道了,现在呢,她一看你这个人,就知道你用的密码是什么。之前赖信涛经常会收到网易和百度来的邮件,说账号存在异常,他从不在意,其实就是导员登陆 了他的账号。她上大学的时候,很头疼物理呢,但是她得分数一直很高,因为她能进入老师的邮箱,看看试卷就是很简单的事儿了。她一直想做一个老师,喜欢接触 各种各样的学生,有时候也会忍不住去看学生的秘密。不过现在很少做这种事情了,以前看了那么多,都有经验了,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赖 信涛不知道,他的女朋友,那个经常看深奥的书的小女生,其实是一个入侵系统的高手。她懂得各种嵌入式系统运行的原理,也知道入侵他们的方法。她可以轻松的 修改墙上的电子钟的时间,也能破解一卡通免费吃饭,有时候快要迟到了,她也会让上课铃晚一点响。不过她也很少使用这种能力了,因为两年以前,她控制了信号 灯,制造了一起不小的交通事故,所以她现在对自己做的任何事都很小心。

赖 信涛不知道,他在学生会的部长,那个整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的学姐,其实是一个反编译的专家。对一个软件,我们看到的是界面,但是人家看到的代码。随便一个 软件,她只要看一眼就知道这软件是怎么运行的。之前很多公司出了事,源代码被放在网上公开了,查了好长时间也不知道是谁把他们买了。他们当然查不出来了, 因为这是我们的部长同学自己写的代码,和他们的源代码原理很相似罢了。直到她在 Github 上发现了一个项目,苦苦对着代码研究了一个星期,才搞明白。后来她就对反编译没什么兴趣了,开始做了自己的一个项目,现在已经有1000个 star 啦!

赖 信涛不知道,他楼下的宿管大妈,其实是人工智能的先驱。她将半辈子花在了机器学习上,没有她,你现在也不能和你的 iPhone 对话。这个平时拿着3寸屏幕的小三星在楼下听老歌的大妈呀,年轻的时候可是天天趴在电脑上收集用户数据,用庞大的数据分析语言,「大数据」人家就用到了。 后来她用机器通过 qq 和别人对话,发现和自然语言几乎没有区别,甚至还有一个女网友跟她的机器表白了!于是,她开始认识到智能的强大,也对越来越多的低头族感到恐惧——人们怎 么知道屏幕的那一端是人还是机器呢?所以现在她更喜欢人们面对面交流时的笑容,她总是笑着和进宿舍楼的每一个同学问好。

其 实赖信涛自己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超能力」,他能很轻易的操作网络的流量。比如在一个网吧里,他可以用1分钟下载一部电影,而让别人聊天都卡。所以大家都 喜欢和他一起出去玩,这样就从来不会没有 WiFi 用啦!他用手机开一个热点,都够一个机房用了!而且他的宿舍网络从来不会蓝屏。但是他也很少用他得特异功能了,因为把网络调给自己,别人的网络就会慢。而 网络的精神就是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所以他不喜欢这样。

这 一天,大家从新闻上了解了棱镜门事件。这一天,赖信涛的室友打开电脑,绑架了美国政府几万台电脑,不停地对管网进行攻击;这一天,他的导员老师在她的博客 上公布了很多议员的 facebook 账号和密码,让他们尝到泄露隐私的苦恼;这一天,他隔壁那个胖子洗完澡之后,把宿舍楼用的网络用自己的加密算法加密了,这样除了他自己谁都不能监听大家 了;宿舍大妈早早的下班回家,用机器向 CIA 报告监听事件,连他们自己都分不出哪些信息是真的,哪一些是假的,就像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那样,每一户人家的门上都画了圈;这一天,他得学生会部长公布了 政府系统的框架,并说明了缺点和攻击方法,这样,连大一的学生都能黑掉国防部了;这一天,他得女朋友也在宿舍盯着电脑,她入侵了 FBI 的情报系统,所有有关斯诺登的信息都无法报告了。

胖子做完他的工作之后,到隔壁去找赖信涛——“去吃饭吧?”

赖信涛问他:“荣祥?”

“二两垃圾面?”

“走。”

赖信涛身边的黑客”已经有2条评论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