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课堂

002LJZNpgy6DOioYUnoea当你主动地在做你想做的,或者你喜欢做的事情的时候,会有一种愉悦的感觉。心动,激动,享受过程,珍惜在做这件事情时度过的每一秒。就像恋爱的感觉一样。 人人都会喜欢陈老的课,开学第一个周听过了陈老的一节关于数学的导论课,大家都被他亲和的观点、幽默的谈吐和深入浅出的教学方法征服。在这里,我说的任何形容词都会跟你平时听到的不同,没有一点虚假的成分。这节课从11点半大家占座,1点正式开始,5点办因为教室下一节有棵不得不结束,一共4各半小时,几乎没有人离场。在他的课上,我感受到了一个真正的学者的风采,一种学术的氛围,还想起了曾经那种对大学的憧憬。

   陈老经常把“扯淡”、“他妈的”、“无聊”挂在嘴边,这种平易近人的语言让我们和数学更加亲近,用思维跟逻辑碰撞,没有繁杂装B术语,没有程式化的步骤,他就是只让你思考,让你想。但是你必须得想,你还得想想为什么。这很重要。课本教给你怎样做,给你一些公式,让你做大量的题目,在你会做这些题目之后,老师和教科书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陈老在课上大骂教科书——“扯谈就扯淡在这个地方,你们的书上说:从定理1和定理2得……从略!这么重要的定理证明他竟然从略!这不是扯淡吗?”是的,陈老一定要我们知道这些公式是怎么来的,它们是干什么的。基础很重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从我到现在所有的学习经验来看,基础技能扎实,基本可以解决所有问题,(在这里有具体观点)而所有更加高深的知识都是建立在对基本知识的理解上。陈老用一种最通俗的说法,让我们接近数学。

   谈到做题,应用公式。陈老一脸不屑——“无聊!”他把习题一道一道做给我们看,用他自己通俗的语言,这个就是“代代数”,这个就是“代换”,“这种题一分钟可以做60道!” 他让我们知道为什么,同时,他将怎么用也说的淋漓尽致。

   宽容,是我所接触所有的大家、高手共有的特点。陈老的“宽容”更是让我佩服至极。关于“极限”到底是什么,这样一个我们的高数老师从来都没提到过的问题(因为考试不考),陈老举了他自己走向桌子但是没有了桌子他还是在走向桌子的例子、他向薄熙来一样左右都有一辆摩托,两辆摩托去餐厅那么他去哪里等等各种通俗易懂的例子,像教一个小孩子一样来教我们理解一些最基本的知识。不会厌恶我们的无知,只会考试(笔者惭愧)。

   整整一个下午,陈老都是喊着来讲的,连话筒都不用。他说东华什么都好,就是话筒太难受了。但是我们却没觉得东华好,也许就是他知足,能做数学,就够了。一连四个多小时,我们就这么看着白发苍苍的老先生在讲台擦了又写,写了又擦。他讲起来“龙飞凤舞”,动作夸张,对数学的激情在整个教室燃烧,每个人都感受得到。他告诉我们数学怎么学?每天睡觉之前拿出习题来看,这道题用什么做,这个要考的什么,一秒钟能做一道,20道全对了,好,睡觉! 我想,这才是真正的热爱吧。

   课的最后,掌声经久不息。我想,这才是一堂理想的课吧,学术氛围,热爱学科的老师,佩服老师的学生,激情……不对,还不够,还有学生的参与。即使是这么以为老师,学生们还是一直在以听为主,时而有几句笑声,但是没有在很积极的思考,提出观点,反对老师。 陈老上课之前就说:我希望这一节课是我们之间的对话,显然,很不成功。

   但这已经是我在东华上过的最好的一节课了。蹭过材料课,上过计算机专业导论,上过文化素质课。大多数老师对学科都没有感情,女老师都是站在台上一个语气讲到底,甚至我见过一个老师直接照着ppt读到底;院长在课上以吹牛为主,我儿子,大公司,我当时在XX国的时候;选修课老师沉浸在他yy的世界,他讲他的,管你听不听得懂,或者管你听不听。

   所以今天下午,是最棒的一节课。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